【太芥】生日会注意事项(1)

情节性不强,没有跌宕起伏,主体为日常闲聊

太芥cp倾向不明显,应该也不会出现很明显别的√

会打乱时间顺序融合漫画中一些分支剧情w

最后……看到我打了数字标记啊,就说明一次完结不了,不知什么时候就坑了,就说明可以暂且不看,嗯


---------------------


太宰治双臂张开,胳膊肘并拢,模仿电影导演那样夸张地做了个“卡”的动作。

“第不知道多少届侦探社与横滨黑手党秘密会议——现在开始!”

但唯一的观众却不太给面子。

“有正经事没有?没有我走了。”中原中也踹了一脚桌子以示催促。

“等等等等,中也我跟你说,今天叫你出来是有正事的。”太宰治跨上高脚凳,往嘴里吸了一大口可乐,“今天我有侦探社要务在身,而且是一级机密,万万不能让外人打听到,要不干嘛单独约你?”

“哦,”中也环视四周,“所以你就找了家红烧汉堡快餐店?”

他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好,太宰摇头晃脑地说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俩坐着的窗边游人如织,店里一大群孩子更吵吵嚷嚷快把人耳朵震聋了,这要真发生什么大事,恐怕还没等他回去消息就已经传遍横滨每一条街了。

一片欢乐祥和,因此中也索性毫无紧张感地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问:“所以到底什么事?”

太宰神秘兮兮地凑过来,手收拢在嘴边:“侦探社呀——”

“——想给芥川过生日。”

“噗!”一口可乐瞬间就喷出来,中也顾不上擦嘴,整个人成了目瞪口呆.jpg的表情。

“我没听错吧?”他皱起眉头,“以你和悬赏70亿的人虎为首被通缉的一大票人,想给天天追着你们打的芥川,过生日?”

太宰笑眯眯地点点头。

“为什么?就算现在两家不算那么针锋相对了,那也就是上街不对呛的程度。芥川之前又没少找麻烦,你们这会儿突然这么亲,打的什么算盘?”中也用指节敲了敲桌子,“我可告诉你啊别想算计我们的人。”

太宰摊手道:“我完全一片好心。黑手党和侦探社虽然因为工作上对立,两拨人相处的不好,但是撇开工作大家也都是二十来岁的小年轻。再说人都有共通的一面,你背老奶奶过马路不是还被夸好青年了吗?”

中也拍案而起:“你再敢跟我提一次这事试试!”

“唉,中也呀,”太宰无视他的跳脚,露出神秘莫测的微笑,双手交叠在颌下,做出一副准备认真商谈的姿态,“我这么做都是为了谁,你想不到吗?芥川这孩子一年到头四处奔波,总是特立独行一个人拼命。要是没有人主动帮他一把,主动拉近跟他的距离的话,估计到死也不会放松下来吧……好歹是亲自教出来的学生,就说现在跳槽了,我也不能不心疼啊。”

太宰这话说的,真诚无比,语气中还带点落寞,联系到这些年观察到的芥川的状态,特别让人共情。中也沉默地扒拉了一下吸管,“……你真是这么想的?”

“当然是假的。”

“……!”中也抄起杯子,作势往他脸上倒,“你……”有没有句正经话?!

“我知道你也觉得芥川不容易,你看,你有什么理由拒绝吗?”

“就凭你是个老奸巨猾的叛徒。”中也嘟囔一句,“……那你需要我干嘛?”

“拉拢黑手党那些人,一块准备生日宴。”

正想说话,这时手机“叮”一声响,中也随手划开屏幕,看到尾崎红叶发来的信息:

「刚收了好东西,回来给你显摆显摆」,附带一个微笑表情。

能有什么好显摆的……中也腹诽。红叶欣赏的东西,不是古玉簪子就是金丝缕和服,反正都是些上年纪的古董饰物。他对这些都不大感冒,被拉过去不说好看还不让走。

“过了这么些年,红叶大姐怎么变得跟你妈似的?”太宰隔着桌子看见了信息,揶揄他道。

“她没了镜花,一腔母爱无处发泄,可不来折腾我?”

“人呀,上了年纪都这样……”

中也没憋住笑了一声,咳道:“行了,那就这样吧。”

两人走出店门正要散,太宰突然想起来:“等会,这些天没见着芥川啊,他上哪儿去了?”

“他最近被分配了任务,估计很少出现在大楼里。你要想找他,得去市立图书馆。”

“我找他干嘛……”太宰话里有话,干笑道,“不过什么任务要去那儿?”

“个人限定的任务呗,黑手党闲期也有规矩啊……你可别想从我这儿打听到什么!”中也一把捂住嘴。

太宰摆了摆手,意思是你不说我也能打听出来,就一蹦一跳地走远了。


中也往反方向回总部大楼,走在吹着海风的小商店街上,翻来覆去想还是觉得这事有蹊跷。

你想啊,要是有个人时时刻刻目光灼灼地找你寻求人生信仰,或者有个人天天追着你见面就狠打一顿,你还能心平气和结交这么一个小伙伴,还想着给他过生日?

再说了,芥川从被捡回来,生日一次都没过过,太宰治在的时候,不是被训练个半死就不错了。这会他走了,离自己学生远远的,反倒有这么好心?

中也越想越觉得太宰治肯定另有小算盘。这会儿正好看见一个人慢吞吞地从便利店走出来,他往前走了两步,发现那个拎着大包小包的人是中岛敦。

价值70亿的少年满头大汗,胳膊被鼓囊囊的塑料袋坠的抬不起来,大概是被差遣出来采购了——让行走的70亿干苦力啊……

敦也瞅见了他,因为他停下来,露出一个标志性的闪亮的傻笑:“中也先生,在寻找需要帮助的老奶奶吗?”

“你们怎么一个个都记得那么清楚啊!”中也崩溃地大叫。不就是被看到一次吗怎么搞得他像天天学习活雷锋似的,本职还是凶恶的黑手党啊喂。

最可怕的是上回自称腿脚不好的老奶奶还是太宰治假扮的,趴在他背后摘下假发大喊surprise的时候,中也真想索性把他腿打断扔海里得了。

“上回也是这条街啊,中也先生不记得了吗?”中岛敦很无辜,他搜肠刮肚想找出赞美之辞,“回去之后太宰先生一直在社里夸您呢!”

“……嗯?”中也对“太宰”和“夸”这两个字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他说我什么?”

“他说,您一向上进又向善。还说您从小到大都顶着一张娃娃脸,从来没有辜负自己的长相,然后又问我,是不是人的凶恶程度跟身高体型成正比。”

一猜就没好话。“……所以你说了什么?”

“我说,是!”

“……”

中也扶额,“芥川之前怎么没把你打死呢?”

看起来中岛敦虽然不太怕他,对芥川的名字还是有习惯性恐惧的。他轻不可见地抖了一抖,然后强打精神:“啊说起芥川,太宰先生有没有跟您说过生日的事情呢?”

“嗯哼。”中也决定从面前这少年嘴里打探他们的主意,“侦探社怎么想起心疼芥川来了?打算联谊?和平演变?”

“心疼芥川?”中岛敦看起来比他还像第一次听说这事。

“对啊,不是太宰那混蛋说,觉得芥川太各色了才想大家聚一下吗?”

“咦……太宰先生这么跟您说的啊……”敦显而易见地犹豫起来,似乎打不定主意要不要继续跟他讨论这个话题。

中也觉得不对味了。“这到底是不是你们社里的决议啊?”

“是没错啦……”

“快说。”

中也把他手里的袋子一把扒下来堆在身后的观海护栏上,踩着皮鞋的脚一跺,愣是跺出了一米八的气场。

敦只好像被恶霸威胁的初中生,吞吞吐吐地交代了真相:

“其实......是一个社里的赌约……”


评论 ( 14 )
热度 ( 106 )

© 祖国花朵风吹雨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