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把筷子插进耳朵眼的人还算不算人类?

是真的真的真的神经了↓

彼稷之苗:

算是科幻,略显矫情不是我惯常的画风



在大学食堂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相对坐着一男一女。背包放在旁边,两只餐盘头对头。


男生吃完饭放下了筷子,安静地望着对面的低头细嚼慢咽的女生。她长得并不算特别耀眼,眉宇间更是透出一股疲惫,像是什么都不思考时因为心中烦闷而不知不觉流露出来的,或许是因为两个人方才约过图书馆,为学业与未来感到忧愁吧。男生默默地注视着她,想到接下来自己将要说出口的事,忽然不由得一阵紧张,喉结上下滑动,下意识地在桌子下左右摩挲起手背。


他等女生终于吃完饭,抬起头来冲他笑笑,才清...

亲爱的读者朋友

写下这段话我也有点沉重。只是作为一个学语言的人,大学期间最难的坎儿终于要到来了。从最近开始要为将来的国外申请做准备,不能再傻乎乎地混日子和颠三倒四地过日子了。今后要边学翻译边学数学与经济,难度以我现今的努力程度来讲不亚于扶摇上青天。
因此就只能跟大家告一个并不太果决的别:由于读书减少+时间减少,写作频率大概会直线下降,要取关的各位小姐太太们,我什么也不会抱怨的(虽然我会看着自己的粉丝数而暗自惆怅哈哈哈
不过并不是不再写文啦,毕竟已经养成了习惯,脑洞停不下来,不诉诸文字表达自己的话总感觉憋闷。大概会尽量以补充自己的知识和见识为主,拓宽视野,增强一下人文关怀,毕竟我不单想做个空洞的理想主义者,还想当个...

再见,大家,我去跳楼了,在空中下落的那几秒,我会无限感念春政桑文字的美妙

【联文】七夕贺·太芥圈友好联文

七夕快乐w

感觉有点饿的打call专用号:

七夕快乐!
友谊地久天长!
为太芥肝杯!

@祖国花朵风吹雨打 

是这样的。
像您这么渊博的智者,一定知道三天后是七夕吧。就是凡间相恋男女得以互表衷肠的一天,一个秋初的十分宜人的浪漫夜晚。要说虽然凡人们都很期待那个时刻,但其实由于天上人要加班,所以我身边的大家并不怎么开心。比如说,我有一位前辈,在七夕前几个月就要开始给每个人牵红线定姻缘了。由于不管是谁孤身一人,到七夕那天之前一定会遇到桃花,所以寻找并一一鉴定单身者的任务无比繁杂。于是这位前辈经常在加班的深夜在天庭酒吧满腹牢骚。
他就说:“要是机缘巧合不用工作就好了,但那样会打乱人间的生...

【君子流光】一个原著梗片段

故事背景参考一些原著(包括脱衣服接断骨,嗯

本想写百计避敌,发现真的支撑不了那么复杂的设定,
但我就是无法控制地每天想搞他们x就写个片段过过瘾

是君子流光真的好吃啊……!!

小心地一层层撕开布料,君子剑检查过对方的伤势,撑起身子正想说些什么,面对着流光银刀的脸,忽然看到了意料之外的情状。

他皱了皱眉。“等下,你脸色好像不太对……特、特别红?咦,不会吧……你这样的人也会脸红吗?”

惊讶之余,不由得使劲盯着他看。目光从红如晚霞的脸颊移到本应是白皙的额头,想对比这个从来倔得不行的青年是不是真的——为他几个动作而害羞了。

“你盯着我干什么啊!不是、你、你看见就行了为什么非要说出来啊?!”流光...

算我求求各位

姑娘们,太太们,祖宗们,
别因为同人圈子环境问题就惦记着批量退圈好吗
别一个冲动之下把旧文删的一干二净好吗
就算是真的心累,被伤透了,想表示意志决绝断无后路,可文章不是你爱的证据吗,不是你的大把时间和繁复思考的残存痕迹吗,不是你为某几个角色挖空心思揣摩勾勒编织出来的吗
怎么说放弃就放弃了
虽然你不喜欢的人对此可能什么都不说,但是喜欢你的人肯定会难受。
说实话,我也替你难受。

顺带一提,我从始至终都认为不管我们爱的是什么,都不可能把它放在一个纯粹无菌无垢的理想环境里封存。三次元的理想啊交往啊生活啊也好,二次元画画写文萌cp也好,不是所有人理解世界的方式都和自己一样,更不允许我们以“改变一种方式更好”的善意...

竟然在重庆的西西弗书店看到了文野的正版实体书……!哦哦好兴奋呐感觉在我的城市反而很少见到日本轻小说的正版实体,于是开心地买了一本黑之时代准备带回去,为自己萌过这么长时间的文野留纪念啦hhhh
最近因为到处跑又以看武侠看音乐剧为主,有段时间没在文野圈子产出了(虽然产出也没人看吧x偶尔看到新的特别棒的写手啊或者突然发现好久没关注的太太囤积了好多佳作啊就兴奋反应很慢,然后嗷嗷乱叫一阵赶紧偷翻人家曾经的作品想胡乱打call又不好意思的////我本来有些事也不太跟得上节奏,不要嫌弃我啊hhhh
感觉虽然淡圈了吧,还是会忍不住一直留文野做心中白月光的。希望文野和我萌的小圈子一直保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氛围,...

头一回入莫扎特音乐剧坑,被各种版本可爱的小莫萌的神魂颠倒( ๑´•ω•)۶
套用剧中台词,感觉德扎和法扎的情感线大致是这样:

德/主教:我是掌管他的主教,如果我失去耐心,那他的才华就不过是一张废纸!
法/萨:不可否认他很年轻并且缺乏经验。

德/主教:维也纳将因他而嫉妒我,当我时不时地,向维也纳人展示他的才华
法/萨:这是多么美好的痛苦

德/主教:那照亮世界的理性怎么会被那弃我而去、早被放逐、粗俗无礼、不服管教、顽固执拗、傲慢自大、使我备受煎熬的魔鬼——与他音乐的魔力所征服?
法/萨:我想要逃离自己,我向这不和谐音屈服,它锯开我的头颅,这压倒性的音符

emmm……你们都有套路的是不是
莫扎...

用梦间集人物还原下原著情节 #2

++连携-云霓之望的剧情
++又名 一场雷声大雨点小的求婚(李莫愁散布消息说小龙女比武招亲,霍都王子欣然前往的故事)
++出场人物:古墓派六人+洛阳扇,无CP向
++私设超多OOC预警!! 


#2


古墓里常年暗无天日,不分昼夜,却也能感应到洞中空气干爽或湿润与否。这天日朗风清,正是怡人的日子。墓室中琴音袅袅,不绝如缕,寒香绕梁,若不是漆黑一片,一定是外界任何兰堂雅室都比不上的。

金铃索端坐在寒玉床上调息修行,灵敏的耳朵忽然捕捉到山脚下一声来势汹汹的号角声。

他屏息凝神听了一会儿,确认不是山中野物作怪。

“什么声音?”身边的金丝冰绡停止弹拨古琴...

试着用梦间集人物还原下原著情节

++大概是连携-云霓之望之前的剧情
++又名 一场雷声大雨点小的求婚(李莫愁散布消息说小龙女比武招亲,霍都王子欣然前往的故事)
++出场人物:古墓派六人+洛阳扇,无CP向
++私设超多OOC预警!!    
    



 #1

    三人一路上行步匆匆,直到一条行人稀少的巷尾才拐弯暂歇,远观那头镇中心的告示帖前聚集着大堆居民。告示贴旁会武场高高的台子上,像有官兵占据着正宣布什么事似的。
    冰魄银针对此毫不在意。他三两...

© 祖国花朵风吹雨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