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我知道他是坚强的人,是即便无人顶礼膜拜也依旧高悬于空的一轮东山之月,我知道他以脉脉的温情俯视众生,他遗世独立,不可挫败,又熠熠生辉。

——可是即便我了解那人分明,却依旧舍不得他沾上污秽一丝一毫。我没能生一双冷眼,看不得心地至纯之人受世事颠沛的凌辱,看不得眼泪吞进喉咙,骄傲万丈的济世之梦如雨打花一般低到泥里任人践踏。

所以我撑一把伞,即便天下腥风血雨,伞下却能一辈子护他周全。我想要他开心,自由,那些本来不应压在一个人肩上却通通被他包揽的世间苦难,我愿倾尽余生陪他承担。

我像古时人守护传家的珊瑚珠和白玉锁那样将他护在手心,把一切世事凉薄用我的体温焐得温热,呈现给他的只有温情与美好。我会告...

有人来玩吗~

哈哈哈哈哈谢谢大家体贴我,最喜欢的BGM是Le ciel n'a pas memoire,来自专辑G.1888,一张浅茶色描着细细的人像与花朵的专辑。
真的超好听,萨克斯与钢琴构成的旋律,使人回想起人类寥远历史上的无数恢宏而沉寂的夕阳西下
最常用的字体就是word自带宋体啦

【双玄】人非草木

主原作向

更新读完久久不能平复,捧心受虐哀嚎不已之余思考了一下接下来的走向(希望不要被推翻orz)

一发完


师青玄也不知自己是被囚禁了在幽冥水府众多之一的偏殿,还是哪里不知名的密殿暗室,但总体来讲这对现在的他来说都差不多。目睹那日大殿上血与阴霾之后,不论是仇恨附身的绝境鬼王的府邸还是什么别的,锁在黑暗当中陪伴他的,唯有凄然惶然,如其间唯一一扇窗砸下的雨滴一般滔天漫涌,教人不知天昏地暗。

虽不知黑水沉舟将他囚禁的目的是什么,不过显然不是一个痛痛快快的死亡。他自恢复意识起便置身此处,家装唯有一张圆木桌,一张床,还有一扇使空旷的屋内永远弥散着雷雨声的窗。有时师青玄能听到由远而近的脚步...

辛辛苦苦七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亲眼见证高速公路急速倒车有感。

再见,大家,我去跳楼了,在空中下落的那几秒,我会无限感念春政桑文字的美妙

【联文】七夕贺·太芥圈友好联文

七夕快乐w

感觉有点饿的打call专用号:

七夕快乐!
友谊地久天长!
为太芥肝杯!

@祖国花朵风吹雨打 

是这样的。
像您这么渊博的智者,一定知道三天后是七夕吧。就是凡间相恋男女得以互表衷肠的一天,一个秋初的十分宜人的浪漫夜晚。要说虽然凡人们都很期待那个时刻,但其实由于天上人要加班,所以我身边的大家并不怎么开心。比如说,我有一位前辈,在七夕前几个月就要开始给每个人牵红线定姻缘了。由于不管是谁孤身一人,到七夕那天之前一定会遇到桃花,所以寻找并一一鉴定单身者的任务无比繁杂。于是这位前辈经常在加班的深夜在天庭酒吧满腹牢骚。
他就说:“要是机缘巧合不用工作就好了,但那样会打乱人间的生...

【君子流光】一个原著梗片段

故事背景参考一些原著(包括脱衣服接断骨,嗯

本想写百计避敌,发现真的支撑不了那么复杂的设定,
但我就是无法控制地每天想搞他们x就写个片段过过瘾

是君子流光真的好吃啊……!!

小心地一层层撕开布料,君子剑检查过对方的伤势,撑起身子正想说些什么,面对着流光银刀的脸,忽然看到了意料之外的情状。

他皱了皱眉。“等下,你脸色好像不太对……特、特别红?咦,不会吧……你这样的人也会脸红吗?”

惊讶之余,不由得使劲盯着他看。目光从红如晚霞的脸颊移到本应是白皙的额头,想对比这个从来倔得不行的青年是不是真的——为他几个动作而害羞了。

“你盯着我干什么啊!不是、你、你看见就行了为什么非要说出来啊?!”流光...

算我求求各位

姑娘们,太太们,祖宗们,
别因为同人圈子环境问题就惦记着批量退圈好吗
别一个冲动之下把旧文删的一干二净好吗
就算是真的心累,被伤透了,想表示意志决绝断无后路,可文章不是你爱的证据吗,不是你的大把时间和繁复思考的残存痕迹吗,不是你为某几个角色挖空心思揣摩勾勒编织出来的吗
怎么说放弃就放弃了
虽然你不喜欢的人对此可能什么都不说,但是喜欢你的人肯定会难受。
说实话,我也替你难受。

顺带一提,我从始至终都认为不管我们爱的是什么,都不可能把它放在一个纯粹无菌无垢的理想环境里封存。三次元的理想啊交往啊生活啊也好,二次元画画写文萌cp也好,不是所有人理解世界的方式都和自己一样,更不允许我们以“改变一种方式更好”的善意...

头一回入莫扎特音乐剧坑,被各种版本可爱的小莫萌的神魂颠倒( ๑´•ω•)۶
套用剧中台词,感觉德扎和法扎的情感线大致是这样:

德/主教:我是掌管他的主教,如果我失去耐心,那他的才华就不过是一张废纸!
法/萨:不可否认他很年轻并且缺乏经验。

德/主教:维也纳将因他而嫉妒我,当我时不时地,向维也纳人展示他的才华
法/萨:这是多么美好的痛苦

德/主教:那照亮世界的理性怎么会被那弃我而去、早被放逐、粗俗无礼、不服管教、顽固执拗、傲慢自大、使我备受煎熬的魔鬼——与他音乐的魔力所征服?
法/萨:我想要逃离自己,我向这不和谐音屈服,它锯开我的头颅,这压倒性的音符

emmm……你们都有套路的是不是
莫扎...

用梦间集人物还原下原著情节 #2

++连携-云霓之望的剧情
++又名 一场雷声大雨点小的求婚(李莫愁散布消息说小龙女比武招亲,霍都王子欣然前往的故事)
++出场人物:古墓派六人+洛阳扇,无CP向
++私设超多OOC预警!! 


#2


古墓里常年暗无天日,不分昼夜,却也能感应到洞中空气干爽或湿润与否。这天日朗风清,正是怡人的日子。墓室中琴音袅袅,不绝如缕,寒香绕梁,若不是漆黑一片,一定是外界任何兰堂雅室都比不上的。

金铃索端坐在寒玉床上调息修行,灵敏的耳朵忽然捕捉到山脚下一声来势汹汹的号角声。

他屏息凝神听了一会儿,确认不是山中野物作怪。

“什么声音?”身边的金丝冰绡停止弹拨古琴...

© 祖国花朵风吹雨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