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评论啊想要亲亲抱抱啊想要勾搭起腻一起玩啊啊啊

 我想要那个(n)

+三次元宰x二次元芥

+靠我知道你们一定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我的天啊,这个弱鸡。”中原中也叉着腰,看某个扶着墙壁摸来摸去,还跃跃欲试的人,深感无从下手。“他不是眼睛好了么,干嘛还扶着墙?”

“咳,那是因为,我和他说训练场的墙壁是由特殊材料建成的,在这里面使用的异能再强大也不会对外界造成破坏,可以有效减少训练或者私斗时的钱财损耗。”芥川龙之介以手掩口,小小声说,“这位太宰先生从来没亲眼见过异能,好奇是难免的。”

“哇哦,那他待会儿岂不是会像个普通人一样吓得目瞪口呆?”中也乐了,“我可是好久没看到混杂着惊恐与崇敬的表情出现在那张脸上了,就好像在说...

随笔一则

彼稷之苗:

是最近很想很想深入阅读下去,再亲自动笔为他们撰写故事或者报告文学的素材。


仅做收录,稍加整理



“卡蒂亚,你是个善良的人。尽管已经见过了一百个悲伤的故事,等到收音机里播出第一百零一个时,你依然会为他们落泪。这说明你很幸运,被你的父母、你曾经的国家、还有那貌似和平的面目保护的无微不至。


可那是在和平的日子。现在不一样了。全变了,卡蒂亚,我们失去了一切。如今你甚至不能用流干的眼泪换回一个不带猜忌的眼神。我知道这接受起来很艰难但是,人们别无他法。”...



【太芥】其理由不证而自明

【2017.07.16关键词:“说不定是恋爱?”】

+太久没动笔特别糟糕

+旅游宣传文,就随便看看吧......


这片山谷大概是被全世界的旅游者无意中忽略了,芥川在出发前从来不知道在他骑行之旅的半途还隐藏着这样一个沉睡的世外桃源。气候兼具高山区的凉爽与低地河谷的湿润温暖,流水淙淙,大团大团的苹果花吐着粉红色的毛绒穗子,公路脚下的小镇沿着河谷遥远处延伸,鳞次栉比的模样让他想起妹妹小时候的积木玩具。

当然,如果忽视掉此刻不停地往身上砸的巨大雨点儿,他肯定会有更多时间为眼下的美景惊叹,而不是狼狈地径直冲向小镇唯一一家青年旅社。


这是一个普通的早晨。小镇的人们刚刚开始...

谁没有这么一次呢


记得当年我高考的时候,前一天紧张得只会在桌前干坐着发愣,看不进去字,听不进去话,学了三年的东西在脑子里翻江倒海,想装作复习的样子抓住它们,那感觉就像试图在退潮的海水里抓一粒沙子。后来多亏了傍晚时候爸妈把我拉进了家不远处一片小树林,三个人就里面散步,聊着最平常的闲天,一直到天色紫得像个茄子。

我最后说:“我害怕明天考试……”

那时候是真害怕,怕作文写得一头雾水,怕数学道道算错,怕文综填错机读卡,怕自己心脏跳得比墙上的秒针还快,怕、怕、怕。高中时身边都是超级学霸,前后同桌拎起来——模拟考全市状元!这可真不给人活路。有时候觉得就好像除了自己全世界都有大学上了,就自己还在自习室对着题本无限懵逼。...

【无赖派粮食向】朝九晚五

+没忍住就摸了好长的一条鱼

+他们三个真的好好哦...

+大幅OOC注意避雷


太宰治的友情活力晚餐已经研发出了第十三式,掐指一算今晚该轮到第十四式了。这意味着他已经连续坚持了两周给两位好友认认真真下厨房,也许可以解释他把食物端上桌时如此兴奋的原因。

今晚重磅登场的是棕灰色的牛肉火锅,墨绿色冒气泡的饮品和枣红色的羊羹,除了配色略显奇特之外没有任何值得诟病之处。

坂口安吾拉开椅子落座,以一贯的严谨风范仔细观察片刻,指着玻璃杯问:“这回又是什么?”

主厨天真又无辜。“饮料啊。”

“呃……我是说配料什么的?”

“抹茶、青椒和手工现磨咖啡!”

因为太宰看起来对于手工这一点很...

【太芥】所有的答案

+《无心之犬》选段设定

+加入了大量私心成分

+永生之书宰x人类少年芥


“您……真的是明晰世上一切因缘之理、知晓一切答案的永生之书吗……?”

长袍松松垮垮而破旧不堪,几乎与漆黑布片融为一体的倒卧在地上的少年,用颤抖不停的声线这样问道。

“那么,我请您解答……为什么,有些人非要死掉不可呢?”

约莫五秒钟的停顿之后,少年双手肘之间摊开的书页——牛皮黄色显出被年代感所浸注的威仪——自身发出了轻微抖动。书页正中出现了依序写下的一行小字,清秀而遒劲,像书里真的坐着什么人正在解答他的问题。


「那是因为,人类要经历生老病死。」


“不对!”少年低吼着...

【坡/乱】侦探降临毛格街

++坡乱、乱坡无差别,原作推理向(大概)

++有私设

++读前建议预习《毛格街惨案》的原作x

++头一回写这两个人,心态跟还债一样紧张(?),希望能把有趣之处写出来呀

++比较适合慢 慢 读......

以上 @-Syndra 


日子越过越荒谬了。我打工的小酒馆坐落在横贯城市的河边,顾客大多是些周末抓住一切机会附庸风雅、而财力又不足以到海滨休长假的城里贵族,殊不知河水天天货船如织,早已经肮脏不堪。最近更一股脑冒出许多流氓团伙来,都是不务正义的年轻人,看到他们的时候不是喝的烂醉如泥就是围住哪家落单的姑娘动手动脚,或者两者兼之——都不...

【太宰治中心】螃蟹

一些简单粗暴的小段子


国木田独步「太宰那家伙,又跑到哪里去了!」

中岛敦「刚刚喊着「秋天到了,看我给你们大显身手捕螃蟹回来呦!」就挎着一杆不知道哪里翻出来的大网子兴高采烈地奔出去了。」

宫泽贤治「咦,我的捕蝶网去哪儿了呀?」


太宰治「你们这些可怜的小生灵,只因为能满足人类的口腹之欲就要蜷缩在狭小的笼壁里,等待灭顶之灾。不过幸好是我在这里,来,回到这新鲜的家园的海水去吧!」

中岛敦「可是太宰先生,这是河蟹啊?」


中岛敦「最后带着一脸微妙的神情又一只只从海水中提上来了。」


中原中也...

一个月没上lofter发生了什么……喜欢的太太有的出本了有的退圈了,有的粉丝越来越多有的好作品迅速沉下去……
原来一个月之内会有这么大变动的吗(懵

© 祖国花朵风吹雨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