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芥】情诗

ooc预警,次元混乱预警!
想写充满哲学思辨的文章(看我正直严肃的眼神)结果写成了傻白甜……
好困好困好困
——————

“自杀?”
太宰先生走到我靠着的梧桐树下。
我往旁边挪让他坐下来,眼睛没离开书页:“我没听过世上还有这种爱好啊。”
“现在不就知道了吗,”他笑了笑,探头想看我读的书,视线没扫几行就轻易得到了答案。“《维庸之妻》啊。”
“是啊。读您的书,总有种微妙的感觉。”我说。
他肯定知道我把他的全部作品买回来一遍又一遍研读的事,然而此时只是对这位忠实的读者漫不经心地笑了笑。
他似乎想把刚才的话题继续下去,想了半晌才说:“你知道吗,主角的心死掉了。”
我把书合上看着他。
高傲的作家依旧挂着微笑。他的手指在书页上画着圈:“想自杀,就是因为心死掉了吧。”
“可这似乎不是成为爱好的理由。”
“思考选择什么理由而宣布死亡,何时何地适合进行这项伟业,以及如何愉快地拥抱死亡都是很值得抉择的事哦?”
我皱起眉头。“但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啊,既然得不到第二次,又怎么能称之为人们所说的持续性的爱好呢?”
太宰先生的手指从书上移动到我过长的鬓角,慢慢的缠绕把玩起来。他看起来有点高兴:“所以啊,寻找愉快的自杀方法,比如和一位美丽的小姐殉情不是很有意思吗?”
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毕竟太宰先生无论从人生履历还是性格方面都比我成熟沉稳得多,光是阅读他甜美而冷冽的文字便使人得以一窥。我愣愣地看着他向后靠在梧桐树上,半眯着眼睛享受阳光温存的垂怜。
——也许是因为这夏日的午后阳光使我困倦的缘故,亦或是他琥珀色的瞳孔像百果陈酿的酒液——我感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口,大脑也一片空白。我只好也躺倒在树旁,枕着他的手臂,把翻开的那篇同样美妙的作品扣在自己眼睛上:“可是,您死了的话,很多人会伤心的。”
他咯咯地低笑,嘴唇印上我的头顶:“谁会伤心,嗯?”
“我啊。”被吻得心痒,我坐起来故意说,“还有中也先生,织田先生,坂口先生……”
宽大微卷的梧桐叶投下斑驳光影,落在我们两个身上,让我的先生整个人散发着暖洋洋的光。风吹过大片草地发出沙沙响声,我想它们在催促。
于是我说:“但是只有我爱您呀。”

我说了这话,心里已经不知道再做什么好。我就是直白的人呀,看着他的眸子盛满了笑意,不禁觉得有些心跳加快。
太宰先生半躺在树下,温柔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缓缓地张开双臂。
和先生在一起的话,我的人生好比美丽的诗。那一刻,向来蔑视生活的我是这样想的。
我投入他的怀抱。
“——我的手要在这浓密头发里播种红宝石、珍珠和蓝宝石,以便你对我的欲望永不置若罔闻!你不就是我做着梦的绿洲吗,不正是我慢慢啜饮回忆之酒的壶吗?”太宰先生的吟诵宛如酒液,汩汩流入我的耳畔。他的温度环绕着我,“你知道波德莱尔的诗吗?”
我像个离家出走醉倒在街边的少年,一旦视线聚焦就再不能从他身上移开。
这就是我的爱人啊。他通晓万物之理,他为我垂下曙光的一线蛛丝,他是一方天地的审判者,为我的爱情判下有罪的烙印。
我不会赋诗,可在那一刻脑海里蓦然浮现的是不知何缘的爱情的颂词。我回想着先生方才的语调,在心里默念。
我名何所惜,但愿君名扬。

END.

————————
PS最后一句是三次元芥川先生的诗

对了对了如果我说过些日子点文的话有没有人想玩呀~

评论
热度 ( 55 )

© 祖国花朵风吹雨打 | Powered by LOFTER